听书 - 问道仙尘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说真的,我很难相信。”半响后,宋千才正色道。

燕可召轻笑道:“你们男人都是这样。难道你没听说过,越美貌的女子越歹毒吗?我爹也是,就是不相信我说的,还让我面壁了一个月。”

宋千总算明白了,此女消失的这段时间是受罚去了。

“冒昧一句,师姐可有什么证据?”

燕可召双目一眯道:“燕月峰这件事,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。为何那个贱人会让你一起去?又为何会陪我一起来临城?更可疑的是,我们本来可以路过宋县,她却执意要绕道。”

“执意绕道?她就没有理由吗?”宋千皱眉问道。

“她说宋县有溪云门的势力,怕引了麻烦。你不知道,她的语气就仿佛在嫉妒我跟燕月峰一样,当时,我还很得意让她难堪了一回。现在想起来,就是那个贱人故意的!”燕可召狠狠的道。

“她说的倒不错,师姐,或许你真的想多了。”

燕可召讪笑道:“你们男人是不会明白女人的直觉的。我有种感觉,燕月峰的死就是她一手安排的,目的就是要让你取代燕月峰成为亲传弟子。”

宋千暗中诧异:“此女的直觉到还蛮准的,只是这不是燕可京安排的,而是~,等等!若燕可京真的是尘不归的人,那会怎样?”

燕可召见宋千不说话,嘴角一翘,以为是宋千相信了,便道:“相信师弟多少有些感激她吧,否则,你现在就不会总是为她开脱了。我可以想象,接下来,那贱人会让你做一些对不起宗门的事,以此作为报答。”

宋千两耳听着,心里却飞快的琢磨着。

如果燕可京真的是尘不归的人,那尘不归就根本没有必要扶持自己,直接让燕可京去做不就行了。在玉霄派,谁人不知,燕可京是燕明堂的养女,拥有着燕明堂无比的信任。所以,燕可京不太可能是尘不归的人。

想到此,宋千便诚恳施礼道:“师姐一番话,师弟一定会铭记于心的。”

燕可召笑道:“师弟明白就好。好了,我就不多说了。师弟好好琢磨琢磨。”说着,起身便走,待一只脚刚跨出门槛,又回头问道:“对了,你们五人被师父唤到禁地,可是为了何事?”

宋千为难道:“额~,师父交代了,不能说出去。”

燕可召冷哼一声,甩袖而去。

宋千追着出去,将此女送走,刚一回到房间,后脚就出现的招呼声。

是燕云书来了。

“师弟,刚才是可召师姐?”燕云书小声问道。

宋千笑道:“她向我打听师父交代的任务。唉,我哪里敢说。”

“呵呵,那师弟要小心了。师姐可是会睚眦必报的。”燕云书同情道。

宋千摇了摇头,表示无奈,接着问道:“师兄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,我想再了解下宋县的情况。”

接下来,宋千便有问必答的又详细说了一遍。不过,话里话外,他能感到燕云书还在试探着其他事情,似乎是在怀疑宋千与燕月峰的死有更深层次的关系。当然,宋千是不会露出马脚的。

送走了燕云书,宋千正准备练下功,不想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宋千无奈开门,见到了燕月翎,心道,到底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。

然而,让宋千意外的是,此女只说了一句“师父在禁地等你”便走了。

宋千有些纳闷,心里琢磨了一会,便回到了禁地石殿。

大门敞开着。宋千没有关门,直接进到内殿,看到燕明堂正低头沉思,便恭敬施礼道:“师父,月生来了。”

燕明堂揉了揉额头,含笑道:“几个弟子中,只有你没有关门,说明你没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,是吧?”

宋千心中一惊,神色如常道:“弟子不是没有秘密,只是说出来,师父也瞧不上。”

“呵呵~”燕明堂一笑了之,并不追问,又道:“你去把门关上吧,为师到有个秘密任务交给你。”

待宋千关门回来后,燕明堂道:“让你去宋县,其实就是为师本人的意思,而非为燕可京所动。”

宋千诚恳施礼道:“谢师父!”

“在我玉霄派,一直藏有溪云门的奸细。很有可能就是你~”燕明堂看到宋千大惊失色的样子,微微一笑,继续道:“或者是燕月峰,又或你与他都是。”

宋千没有说话,虽然表现的有些紧张,但没有逃跑的意思。

“所以,为师才会亲自去一趟宋县。结果,发现柳焉阁的秦若纤确实是溪云门的人。只可惜,当我找到她的时候,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”

听到此处,宋千心中一惊,破绽就在这。而弥补这个破绽的,肯定就是尘不归了。这也说明,在尘不归心中,自己是多么的重要,燕可京也绝不可能是尘不归的人。

“再结合为师之前的一些判断,燕月峰可以肯定,而你,可以排除。”

宋千吐了一口气,施礼道:“多谢师父。”

燕明堂颔首笑道:“好了,你真正任务是~”

宋千神色一正,洗耳恭听起来。

“叛出玉霄派,救走方仲~”

宋千木然,大惑不解的望着燕明堂。

……

按照燕明堂的交代,他已经秘密与其他几位弟子说了,宋千就是溪云门的奸细,让他们在前往宋县的途中除掉宋千。理由是,在这种围攻下,只有宋千才有可能跑掉。

其目的就是让宋千救走方仲,好以此为投名状结交方仲,为除掉尘不归做好铺垫。

最后,燕明堂许诺,只要宋千的任务完成,就将燕可召许配给他,意思很明显,宋千就是将来的继承人。

此刻的宋千,躺在床上,心里烦躁之极。

纵然燕明堂的理由很充分,但宋千却从燕明堂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几许不信任。或许,燕明堂对其他弟子也是如此,又或许,这次任务也是一次排除。至于将燕可召许配给宋千的承诺,宋千哪会放在心上,这不过是燕明堂蛊惑人心的手段罢了。

但不管怎么说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燕明堂并没确认宋千就是尘不归的人,否则,宋千也活不到现在。

……

次日一早,宋千来到约定的地方,玉霄峰的迎客崖。

燕云奇与燕月翎已经等在了那里,前者热情的打着招呼,后者则默然不语。

对于宋千这种善于揣摩神情的高手来说,自然从两人的眼眉中看到了一丝异样。当然,宋千是不会表露出什么不同的,与往常一样,大大咧咧的朗声说话。

闲聊了一段时间,燕云书与燕月松才从远方而来,两人小声说着话,见到三人便止住话题,热情的打起了招呼。

燕云奇作为大师兄,着重强调了此次任务事关重大,让各人一定要小心谨慎。按照他的说法,为了掩人耳目,选择从西面绕道去宋县。

宋千四人皆没有意见。

从山上下来,一路无事的走了五日,燕云奇忽然道:“前面有个小山洞,很是隐蔽,我们到那里换上伪装。”

宋千心中一动,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

山洞果然如燕云奇说的那样,很隐蔽,在一颗大树后面,若不走近,根本发现不了。

燕云奇首先进入山洞,紧跟着的是燕云书。燕月翎与燕月松则落在了最后。

燕月松,身材魁梧,一个人往那一站,就可以挡住入口一大半。他与燕月翎都不善于近身搏斗,在外面用兵器封住洞口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若是趁着宋千换衣物的时候动手,宋千哪能脱身?

如此绝境,宋千当然不会自投罗网,便故作要小解,让其他人先进去。

燕月松脸色一沉,就要开口说话,却被燕云奇拦住,并让燕月松先换衣服。

燕云书从洞中出来,说他也想去小解一下,就跟着宋千一起去了附近。

“师兄,大师兄也太小心了一点,附近也没人,就在这里换了得了。再说,有月翎师姐在,我哪里好意思。”宋千提起裤子,有些不耐烦的道。

燕云书无法反驳,只是笑了笑。

待宋千二人回来,燕云奇看到宋千已经换好了衣服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将换下的衣物丢到了山洞便继续出发了。

至于燕月翎与燕月松,又恢复如初,甚至还有说有笑起来。

到了太阳落山,五人来到一处密林的背坡。

“刚才我们在山中碰见了几个猎户,虽然他们不认识我们,但小心为上,明日一早,我们分成两队,各自前往宋县。”燕云奇看了看天色说道。

这是常识,宋千四人自然没有意见。

燕云奇让大家今晚歇息在此,安排燕云书守上半夜,自己守下半夜。

……

到了下半夜,夜风渐大,四周充满了沙沙声。

忽然,宋千纵身一跃,跳到了两丈开外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