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云涣诀

听书 - 问道仙尘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仙师的确是分等级的。

不过,让宋千有些失望的是,村长了解的并不多,只知道刚刚入列的仙师与凡人差不多,有的甚至还不如,至于具体怎么个分法,村长也不太清楚。

期间,胥云珠上过数次菜,情绪好了很多,对宋千也自如了一些。

末了,村长终于说到了正题。

在村子以北有个山谷,里面生长着一些玉花。可是,那里却盘踞着一些恶蟒。

据村长形容,那些恶莽都有三丈以上,迅猛异常,很难对付。村中的猎人试了几次,都失败了。

如今上交贡品的时间将近,为了整个村子,村长与猎人们一合计,只有让一个人去引开那些恶蟒,再由其他人去采摘玉花。只是这个引开恶蟒的人,十有八九会死。

而这个人,就是胥虎。

虽然村长没有说为何是胥虎,但宋千可以肯定,胥虎是自愿的,为的就是向胥云珠去证明某些东西存在。

只是从村长的语气以及胥云珠的态度中,宋千很难在他们身上感到他们对胥虎的尊敬是发乎真心的。

这一点,宋千多少有些为胥虎感到不值。

当然,这是他们原先的打算,现在,自然不同了。

村长想让宋千代替胥虎,并提出,只要宋千平安归来,就会将胥云珠交给宋千,为妻为奴任由宋千决定。

宋千并未答应。

到不是他不认可村长的做法,相反,他很能理解作为一村之长的难处。他之所以婉拒,只是因为胥云珠并非他所求。

他可不想白白的去冒险。

村长似乎料到了这种结果,并未意外,又笑道:“若是宋公子答应的话,我可将我村的传承之宝借与宋公子一观。”

“传承之宝?”宋千抿了一口酒问道。

“呵呵,我村有部功法,名叫《云涣诀》。……”

按照村长的说法,村中人年幼时,都会修炼此功的前两句,以查验是否具有仙根。如果具有仙根,则会送往余家回归本姓,成为一名真正的仙师。之前胥虎之所以没有提起,是因为这是村子的秘密,不能与外人说。

宋千略一权衡,便答应了下来。

自从他醒来后,已经一月有余,不管是真实世界的存在,还是梦境的延续,神仙两个字,一直都让他无比的心往神驰,若不是试一试,又怎么会甘心呢?

村长非常开心,当下便将《云涣诀》的前两句拿出来交给宋千,并约定在五日后出发。

宋千自是没有问题,商量了一些细节后便准备离开。

村长似乎并不死心宋千对胥云珠的态度,又让胥云珠送送。但宋千仍是婉拒,表示想一个人走走。村长也没强求,便由着宋千。

回到胥虎家,胥虎父母都在。胥父喝着闷酒,胥母则在一旁神色黯然。见到宋千回来,胥父只远远的强笑了一下,并未起身,倒是胥母热情相迎,只是眉宇间仍透着一股焦虑。

胥虎还没醒,在房中睡觉。宋千也就没有打扰的意思,回到自己的房内,便打算参悟下《云涣诀》的前两句。

这个时候,院中响起了胥寿的声音,不一会,宋千的房门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宋千开门,见到了脸色不怎么好的胥寿。宋千能猜到一二,将之请进房间。

胥寿到比胥虎有心思的多,先是客气了一些话,才问宋千去村长那里干什么去了,其中特别问道了胥云珠。

宋千暗中一笑,便道:“云珠姑娘在后院陪其父母忙碌。”

听到此说,胥寿这才宽心,并笑着对宋千表示感谢,也就没有多说的离开了。

待胥寿回到院子,还热情的与胥母攀谈了一阵,显然,他得知胥云珠对宋千并无意思后,心情愉快了许多。

宋千关好门窗,盘坐到木床上,开始沉浸于参悟中。

这两句不长也不难,非常清楚的提到了一个名为引元的窍穴。只是,并未提到引元穴的位置。按照口诀描述,只要拥有仙根,就能按照口诀的办法感应到引元穴的存在。如果在七日之内不能不能感应,则可以肯定无仙根存在。

仅一个时辰后,宋千就将口诀的方法参悟透彻。

当他刚刚准备进入冥想时,门外就想起了胥母的声音,是唤宋千吃饭。

宋千开门,看到胥父与胥虎已经坐到桌上,各自喝着闷酒,都不理对方。看样子,两人之前一定发生过不愉快。

胥母叹了一口气,小声道:“宋公子,你好好劝劝虎子吧,他要去……”

还没说完,就被胥虎喝止道:“娘!说什么呢!宋兄,来,快坐。”

胥母没有上桌,回到了后院。

宋千一入座,胥虎就开口道:“宋兄,过几天就要贡猎了,快教教我。”

听到这个,胥父哼的一声,扔下酒杯也离开了,惹得胥虎一阵尴尬。

宋千摇头笑了一下,不接先前的话题,只问道:“如果胥云珠嫁给了胥寿,你将如何?”

胥虎先是一愣,大笑道:“只要我比胥寿强,云珠就一定会嫁给我。”

宋千接着问:“若是你比胥寿强,胥云珠仍不肯嫁给你呢?”

胥虎摆手笑道:“怎么可能!当初~”声音戛然而止,显然他在刻意回避他将胥云珠败给胥寿这件事。

听到此处,宋千便肯定了胥虎的心魔所在,笑道:“其实,你只是不肯服输罢了。”

或许是戳中了胥虎的心思,胥虎沉默了许久才神情坚定道:“若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留住,还算什么男人!”

宋千暗自叹气,知道胥虎已被心魔所惑,便不再多劝。但对于胥虎的要求,他倒是可以答应,当下便交了胥虎两招,让胥虎下去练习。

胥虎得了传授,激动万分,也没心思喝酒,便在院中耍了起来。

宋千独自吃了一会,回到房间,重新盘坐于木床上,沉定了心绪,便闭聪进入冥想。

三个时辰后,一个大周天下来,宋千并没觉得有什么变化,便小寐起来。也不知为何,梦中居然又出现了那些古怪的文字。

等他醒来,天色还没亮。

他有些恍惚,回想着那些古怪文字,总感觉过于清晰,就仿佛是他曾经拥有过的记忆一般。只是,对于文字的含义,他仍是无法了解。

此时,院中响起了胥虎的扑打声。

宋千皱眉,稍稍打开窗户,看到胥虎浑身湿透,正做着摔打的练习,便摇头叹了口气。

……

又一个大周天后,宋千吐气收功,细细感觉着变化。

但让他失望的是,还是没有进展,根本感应不到引元穴的存在。

这个时候,门外响起了胥虎的呼声,说是准备吃饭了。

宋千一愣,才发现已经到了中午。忽然之下,他总算发现了不同所在。冥想时,时间过的要快些。但片刻后,他又无奈的自嘲起来。

吃过了中饭,宋千被迫又指点了下胥虎后才开始修炼。

如此这般,简单的过了三日,到了与村长约定的前一晚。闭目盘坐于木床上的宋千,忽然眉头一动,猛地睁开双眼,神色惊疑,连忙摸了摸脸庞手臂。

就在刚才,他隐隐的感到自己的皮肤上似乎有什么在蠕动一般,虽然感触若有若无,但却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,非常奇妙。

想到此,宋千连忙催动自己在中禹的功法。结果,不仅没有那种感觉,更是发现了一个让他欣喜若狂的事情。

丹田中的隐毒,居然减弱了一丝。

要知道,在修炼《云涣诀》之前,隐毒的毒性一直都在增加,从未的现过减弱。

宋千兴奋无比,暗道,踏破铁鞋无觅处,也不过如此吧?

按照村长的说法,明日将会是一场恶战,宋千也就不再修炼,平复了心情,宽衣睡觉起来。

到了次日一早,宋千修整完毕,从房间出来,正好看到胥虎背着长弓猎刀准备出发。

胥虎看到宋千,愣了一下,问宋千为何起的这么早。

宋千这才说,他是应村长之邀,去帮忙寻找玉花。

胥虎有些意外,但也很高兴。毕竟,他的目的虽是为了自己,但也非常希望村子能挺过难关。只是宋千赤手空拳而去,让他有些担忧。

宋千呵呵一笑,手腕一抖,手中就多出了一柄短剑,好像变戏法一般。惹得胥虎大呼神奇。

两人来到村口,就遇到了村长与胥寿一干人,各个手上都拿着武器。

对于宋千的出现,大家都没有惊奇。显然,村长已经告知众人了。

又等了一会,人到齐了,除了村长,一共十五人。

正要出发时,却看到胥云珠远远的呼喊而来。她身穿紧身束衣,手持铁剑,显得格外的矫健。看的一群年轻的人目光灼灼。

村长不快,呼喝胥云珠,让她回去。胥云珠不理,只低着头,就是不肯离开,便是胥寿相劝,也是无用。无法,村长只能将之带着,胥云珠这才兴高采烈起来。不过,她没有靠着胥寿,而是与村长在一起。

胥虎看在眼里,暗喜不已,更是兴奋异常。

到了巳时末,一行人来到一个十分幽闭阴寒的小谷。

当村长命人去查探谷中情况时,宋千眉头一皱,望了望小谷的另一边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