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5:杨无敌(感谢书友C2256的大力支持)

听书 - 周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狼烟乍起。

燃的有些莫名其妙,己军未有动作,秦军何以自点狼烟?驻扎在塞门镇北的党项东路主将拓跋光泰望着远处笔直如柱的狼烟,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。

“来人,有请仁祈老叔公。”

或许是因为长期受封于中原王朝的缘故,党项拓跋氏有点像后世的香蕉人,穿着打扮饮食习惯与一般的党项人无二,但族人精英层却大多识得几个汉字,取名,说话,做事方式,大抵学着汉人来。

拓跋光泰是光字辈的翘楚,武勇骁锐,不过太平久也,虽说也池跋仁祈则是李彝殷最小的叔叔,年纪一大把了,早已提不了刀枪,但智慧还在,乃人老成精的家伙,是以不顾老迈,随军参谋。

“狼烟不仅可以示警,也可以约定讯号,但路途遥远,敌情不明,我等只能加强戒备,以不变应万变,另速派飞骑,了解芦子关、魏平关情况。”

有了老叔公的话,拓跋光泰心定不少,当下依言行事,寨内勇士披甲备马,作好应战准备。

未几,便遥遥听到秦军寨中号角长鸣,这是要出战了,拓跋光泰精神一振,重重一掌击在辕门上,“吹号。”

你鬼缩在寨中,某家耐何不得,既然出兵,旷野之地,岂是我党项勇士的对手?

哪知秦军果然是没胆的,这边兵马聚合完毕了,那边方出寨的秦军却又退了回去,只留下一地堆的乱七八遭的拒马长枪。

拓跋光泰呸了一口浓痰,有些不甘心的攀上刁斗,举目一望,果见秦军连寨门都关上了。

没办法,有心想冲一冲,但对方早防着马队了,且他接到的军令便是堵住敌军,而不是作无谓的牺牲,拓跋光泰无奈的下了解甲令。

不过半个时辰,秦军大寨三声号炮响,紧接着牛角大号此起彼伏的吹响,那紧闭的寨门又开了,呼啦啦冲出大队人马,刀枪耀目,旌旗招展。

“操,有完没完了。”

拓跋光泰只好再次摇下令旗,准备出战。

那边厢的杨业坐骑铁蹄燎原火,鞍前横旦虎胆云头刀,率着部下不紧不慢的向敌寨逼进,方到中途,料着敌寨中的敌军准备差不多了,大刀一举,却是再次发出回兵的信号。

把拓跋光泰撩拨的眼皮直跳,心烦意乱,一把揪下头上的皮弁,露出刮的光秃秃的青皮脑门,在暖阳下腾腾的冒着热气。

“老叔公,敌军有诈。”

拓跋仁祈紧紧身上的羊皮袄子,抿起的嘴唇将两条法令纹撑的仿如深涧,“汉人最为诡诈,此乃疲兵之计,那狼烟想来也是疑兵之用,看着吧,敌军可能会再来一次,老夫的意思是众将士就地安坐,到时一气抢杀过去,管他有的没的,杀败他们,那就什么阴谋诡计也没用了。”

“诺。”

果然,半个时辰后,秦军再次出动,这一次,人马更多,阵列更齐,阵前还推着二十多辆武钢车,车上绘的怪兽凶恶狰狞。

“这回估计是来真的了,众将士准备。”

“有……”

随着齐唰唰的呐喊声应下,席地而坐的党项勇士纷纷起身,习惯性的再勒一下马肚,这才纷纷上马。

此时太阳已偏西,东面却有大堆的乌云正汹涌的追赶过来,拓跋光泰看看天色,用力的摇摇头,把不安、烦燥和紧张的情绪甩开,重重摇下令旗,辕门大开,步兵中路前导,骑兵两翼护卫,鱼贯而出。

一见党项兵马出寨了,秦军立马停住了前进的脚步,有辅兵迅速的扯着铁链子,将武钢车一辆接一辆的连在一起。

“果然是没卵子的。”拓跋光泰一见敌军举动,心中大定,令旗招展,中路步兵大阵摆开接敌式,提枪持弓,稳步向前。

三百步,二百步。

百五十步,党项前队发出一声喊,树起大橹,组成盾墙推进。

一百二十步,一百步,九十步……

秦军仿佛看戏一般,傻呆着一动也不动,就看着党项军如磐石般的迫压来。直到相距八十步了,敌军就要发动冲锋了,杨业这才大刀一挥,然后就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机括声响起,武钢车上甩臂呼啸着弹射出一颗颗带着火尾的炸罐,凌空飞越……

一声轰隆响,两声轰隆响,然后,令人心惊胆战的闷雷声便串起了一片,火烟迷漫中,有血光飙起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“冲,冲过去……”

眼见前军被炸罐炸的哭爹喊娘,阵形大乱,拓跋光泰咬紧钢牙,再次挥下令旗。

左右两翼的战马腾起两道土龙,向敌阵包抄过去。

中宋与西秦的大战经历,党项人多少有些了解,知道那听着吓人的玩意,只要冲近了也就没用了,最终左右战局的,还是白刃战。

可惜拓跋光泰手中长枪尚未见血,战局就被身后飞骑而来的噩耗给左右了。

“报……敌军突奇,绥州失守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拓跋光泰不敢置信的看着信使,直到信使上气不接下气的把话再说了一篇,拓跋光泰便觉着脑子里钻进了无数的毒蛇,撕咬的他头痛欲裂……

“啊耶……”拓跋光泰一把夺过亲卫手中的将旗,腾马怒吼:“勇士们,杀……把这些卑劣的汉人贼子杀光,冲呐……”

在怒火的刺激下,战事才开始,便是总攻决战。

杨业早有准备,阵前的武钢车不过是其中之一,眼见敌军空巢而出,杨业冷哼一声,长刀再举,“放讯箭。”

三支尾部闪着五彩斑斓火光的讯箭突兀的从阵中冲天而起,在天空中次递炸响。

三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。

留守老寨的拓跋仁祈一看,大叫不好:“敌必备有后手,快快吹号收兵,莫作纠缠……快呐,快撤……”

三支穿云箭那突兀的啾响,方接阵挥枪的拓跋光泰也听到了,百忙中抬头一看那闪着光亮的信号,他的一颗心再次沉了下去,待到后阵撤兵军号响起,他的脑子已经一片浆糊,浑浑愕愕的机械的隐在阵中随波逐流。

一刀挟着强劲的罡风迅捷劈来,他一个激灵,下意识的横枪一架,耳边响起春雷般的绽喝:“杨业在此,受死……”

……

奉命率飞虎骑配合其作战的张燕客,见着浑身浴血的杨业,两眼皆是小星星。

本来,按原定计划,绥州突袭一成功,闻讯的敌军必分兵回救,杨业部只需尾随追击即可,但杨业却算好时间,先施以疲兵之计拖住敌军,再用响箭唱了一出阵前空城计,唬的敌军自乱阵脚,其实,这周围哪还有秦兵。

以少击多的辉煌大胜,就这样突兀的达成了。

是役,党项军大败,杨业以二千步兵,五百骑兵,大破党项五千精锐,阵斩敌领军大将拓跋光泰,活捉李彝殷之叔拓跋仁祈,缴获战马三千余,旗鼓无算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